Saturday, November 30, 2019

文字版:2019年11月30日文贵直播


20191130日文贵直播
战友之家听写组

尊敬的战友们好,1130号,你们健身了吗?你们传播香港危机真相了吗?文贵是健身了,今天已经洗了两回澡了。现在马上要出去,见人去,领车见人。

大家记住,我还是那句话,嗑着瓜子等大事发生,等那些鳖孙,哈哈,这些鳖孙呐,现在有大事发生。

招商银行,我从开始爆料就说过,招商银行曾经是吴小晖的,大股东,也是吴小晖必死的其中一个原因。招商银行过去是马蔚华的,马蔚华过去是常委家族的,大家都知道。后来,吴小晖霸王硬上弓把它给拿下来了,拿下了就成了吴小晖的了。但是王岐山盯住了,王岐山非拿下来不可。而且王岐山给吴小晖传话,让的就是田慧宇,说田慧宇要当这个招商银行的董事长。

后来是吴小晖和王岐山较量,田慧宇迟迟不能到位。最后是王岐山利用习家和邓家过去的矛盾,成功转移视线,把吴小晖给灭了,全家族给灭了,把邓家整软了,把招商银行董事长席位交给了田慧宇。

中国银行田国立在香港,一个楼在那立着,标志性建筑,在香港心脏的一把尖刀,贝聿铭先生设计的。在深圳,号称深圳一把永远不败的AK47,叫招商银行。招商银行是蛇口招商局最牛叉的,在整个外汇领域聚集人才,包括黄金操作都是最牛的。

你说王岐山多牛,建行他的,中行是他自己人田国立的,招行是田慧宇的,农行是他那叫蒋什么的,都是他人,全是他人。其他几个还没说,上海银行他的,李亦非上海银行行长,到中国人民银行当副行长,帮助他弄政泉那个,跟江家。

大家一看这才能闹明白咋回事,两年了我老说招商银行要出大事。刚刚我们有战友告诉我,发来信息,本人去汇款都给拒绝了,不行!5000美金都不行。这种溃败,这种糜烂,谁都挡不住。

自从我看了龚小夏同志那个火鸡以后,我是吃鸡不行了。所以,一说龚小夏这个鸡吧,就有点难受。不能这么说啊,刚才那字好像太连贯了,不对劲。龚小夏那个火鸡,太恶心人了,哈哈,太恶心人了。俺不说了,俺不说了。

刚才曾宏先生跟我有WhatsApp联系。说曾宏最多坏话的就是龚小夏,说曾宏害了不少人,说曾宏是间谍特务,而且说赵岩了解他,有他很多信息。说赵岩跟小夏来往,曾宏还吃醋。曾宏和赵岩俩人都抢着跟小夏那个(做睡觉姿势)。小夏一见男的,只要一杯酒下肚,永远往这边靠,我靠我靠。有一次班农先生跟我说,我说晚上小夏要来,他说哎呀,她不会喝了酒又往我身上靠吧?我说这我也没办法啊,她要来嘛。

是啊,当时419美国之音来采访的时候,有好几个女孩,都挺漂亮的女孩,都挺好的。从那以后再也没出现过,吃完那顿大餐再也没见过,没喝过酒,只有宝申和李肃。每次吃晚餐喝酒的时候,川普酒店的晚餐,啊哟我的妈呀,小夏还是穿着夜光衣来的,但是下面永远穿着露着脚趾头的大凉鞋。

没法整,这个人啊,不可思议。我这两天老想,这人只要是遇到她了不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吗,还好我遇到的不都是这样的坏人。

上天给了我更多的好人,大家也都知道的,昨天我推出我的导师贺龄乐先生,你看人家是什么人。
贺先生,他的父亲叫贺什么峰。当时他家挂的照片,他爸爸坐在那,还有他母亲,毛泽东、周恩来、李培龙,还有李大钊的什么人都在后面站着。他的舅舅,也就是我们董事长夏平女士的亲父亲。夏家绝对是反共派,被毛泽东给枪毙了。所以说,贺龄乐的父亲和舅舅是不和的。

我从监狱出来以后找的贺龄乐先生,因为他要推荐我给夏平董事长,他俩才在这之前好像见了一次面,因为我才又开始走动起来。30年,30多年没来往。所以说,夏平女士是恨共的,她父亲是被共产党给灭了的。很有意思,也不是说她是恨共的,反正她家肯定不是亲共的,但贺家是亲共的。

但是后来贺龄乐先生说,共产党是人类上最大的魔鬼,共产党绝对是流氓加黑社会,是最大的恐怖集团。但是我从来不跟他交流政治,我们俩不谈政治。别人骂共产党的时候,他在那会听,很少说。毕竟老人家走了,收到这些从香港,一年了才辗转到这,让我看到那些照片,和老人家给我的遗言,感慨万千。

你们看这夹克,很久没穿了,今天要穿出去。这个叫绿鳄皮,现在想整都整不着了。设计这个夹克的人,叫Bejohn,洛杉矶的Beyan,时装界的教父。无论是布加迪还是劳斯莱斯,他的夹克都是收藏品。现在老人家也走了,气死了。也绝对反共,这哥们儿也绝对反共,说共产党是最邪恶的,伊朗犹太人,从伊朗到美国发展。

今天俺就不说多了,我可以告诉大家,每时每刻都有可能有大事发生,大家一定把耳朵伸直了,眼睛睁大了,等着吧。

今天下午我见一个牛人,我希望这牛人给我点好消息。香港正在改变世界,爆料革命正在给世界上所有的人民,带来一个完全不同的新中国,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共产党马上会出来昨天我说的,袁世凯,中国的华盛顿!大家记住我说的话。

招商银行又让我蒙对了,咋弄呢?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文字版:2019年11月29日文贵谈龚小夏过往点滴


20191129日文贵谈龚小夏过往点滴
战友之家听写组

兄弟们,姐妹们,你们好啊,兄弟姐妹们,你们好啊,看上去不孬啊。兄弟姐妹们我这儿等着路德先生细思哥都播完了我再播,咱不能抢兄弟的时间啊,咱得把好事让给战友,让给兄弟姐妹,这是必须的吧。所以说,啥叫战友啊,共同扶持,共同担当是吧,这才叫战友啊,这太重要了啊。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是1129号,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健身了吗,你们传播香港危机真相了吗。从昨天到今天啊,看上去很热闹啊,文贵瓜子已经吃了几袋了,这些憋孙啊,还没行动呢啊,还没行动呢这些憋孙啊,所以说,挺好,大家等着吧啊。这个战友们老是问,因为过后啊我穿衣服都问啥牌子的,这个里边是爱马仕的,外边是Rick Owens的,特别特别好,绒的,特别舒服,今天纽约爆冷。

我一会儿出去开会啊,这个Sasha龚,我们紧急,法治基金还有个顾问委员会啊,顾问委员会紧急开会,今天是美国时间今天是感恩节的第二天,都放假啊,人家5天不上班,但是这些顾问还是说,郭先生能否劳驾您来一趟啊,我说没问题啦,是不是,咱就去吧,人家就看了龚小夏发推,说她看了法治基金的账。可以告诉大家啊,法治基金到现在,从成立到现在开始起,郭文贵、什么王雁平、什么班农、什么凯尔贝斯啊,什么董事会,我们的Sara,美女Sara,还有美女木兰妹妹,还有定刚王,就是王定刚,又名路德,11个女朋友的路德先生,没有一个人看过法治基金的账。

原因很简单,法治基金在没有拿到C3C4牌照以前,这个肯定是不让你看的。第二个,按照美国的法治基金,各种公益基金的要求,只给IRS看,谁要说谁看过法治基金的账,你就该进监狱了。因为什么,我们跟所有的部门申请的时候说的很清楚,所有法治基金和法治社会的捐款信息极为重要,涉及到人命,啊,涉及到人命,人家都认可,坚决保护所有捐款者的信息,包括郭文贵。我没钱啊,我哪儿有钱呐,我捐钱啦是不是,第一个一百万就我捐的,我找人借的,借的钱从哪儿汇过来,我也没账号,是吧,这要泄露了还了得了吗?万一那要是王岐山汇给我的咋办呐,孙瑶汇给我的咋办呐,对不对战友们,所以说这个Sasha龚推出来她看了法治基金的账,扯你的罗圈屁这不是吗,胡说八道,就瞪眼撒谎到了极点,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Sasha龚,她在作证啊,主动给那两个骗子作证,我告诉大家,这个案子跟她半毛钱关系没有,她是主动作伪证,可不是主动作证。还在那儿发推说,哎,小心啊,威胁证人,威胁证人,小心美国司法部这个关注,放狗圈屁你,你连个屁都不是你,动不动就你的DOG,屁DOG啊,是你爹啊,是你爷爷啊,DOG。跟韦石就像一个爹似的啊,动不动就拿DOGFBI2017年,我在英国的时候,孟维参就说,你敢来纽约,我让检察官把你抓了,检察官是你爹啊,检察官是你亲爹啊,咋不抓啊。然后见面,不见,在曼哈顿,在明镜PK不敢去,最后,我约你法拉盛,吓成你都尿裤子,拉裤子啦,你就这帮德性啊。用那个安红美女的话说,就是这个操性劲儿。

人家是法治基金,你是原董事,人家给你打电话,人家好意,人詹尼佛说Sasha龚女士,如果说是他们骚扰你,你可以不去作证,如果你作证的话你的律师费用我们也可以出。然后Sasha龚是主动跟她一个没有官司的一个案子上去作证,就是为了伤害文贵伤害法治基金,作伪证,Sasha龚你知道你作伪证的代价是什么。你咋拿的美国护照,动不动89民运什么的,89跟你毛钱关系啊,你89前就跑美国来了,你撒多少慌。你说你当时采访我419的时候,那是东方先生,你咋弄东方先生的啊,给我打电话,东方先生有没有打电话给你要钱,我说没有啊,啊我担心他给你要钱,你千万不能给他钱。人家到现在东方先生连我手机联络方式都没有,人家怎么给我要钱啦,不让和宝申联系,不让和李肃联系,都要在你的控制下。

人家东方,东方是跟我最早认识的,我不认识你啊,怕人家东方跟我联系,你有啥怕的,你有什么要藏着的。就是我们中国很多这样的人,就他要介绍你个朋友认识吧,他觉得这好像是她的丈夫,她的老公一样,或他的妻子一样,你再也不能去碰,啊,你得通过我,这是何流氓逻辑啊。人家东方是第一个给我介绍认识的人,你把人家排斥在外,你给我打电话,几次问,东方有没有给我打电话要钱,我说东方要钱我支持他,我帮他。坚决不能给他钱,如何如何,你看东方都得癌症了,凭啥不能帮人家,这咱都不说你。

每次来纽约,拍电视剧,你弄了个几百万美元的一个预算,拍电影弄个几千万美元的预算,好像啊,大概啊,然后呢要搞什么媒体,你给我弄个几百万几千万美元的预算,干啥呢一张嘴就几千万几百万Sasha龚啊,为啥你那预算我从来不给你回复啊,我给我们这个搞预算部的人一看,人家说,她疯了吧,美国白宫也没这么高预算呐,拿你当啥呢,还专业。

你做那节目,你连人家路德先生,你舔人家脚趾丫子都不如,舔人家脚趾缝都不如,连舔人家肛毛的机会都不如,人家路德先生那叫高大上,你会做啥啊。说话得得得,不会说,撒谎也撒不圆,是不是。你说你一来了,哎呀,一说美国这个人给我打电话,这个是我男朋友,追我,天天追我,烦死我了,这个是我男朋友,追我追我,烦死我了。结果吃饭呢,有一次在这儿大中午的,你说你整了一桌子人,突然来了一个人,是美国什么被起诉的国会议员,前国会议员,是你男朋友,你说这,你俩在这块你说整的什么玩意吗那是,整的我别扭。你把你什么所谓的男朋友领我家来干嘛你说!给你多少面子,啊!给你多少?每次拉来都让我来给你站台,站台就说你这说你那的。

10-18
还有Sasha有个很大的毛病:第一次到我们家来,我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个老实人。她看我们家的家具,哎呀!这个是欧洲第几世纪的,这个是欧洲第几世纪的说实话我真不懂,我没她懂。但是我知道她说的全是瞎话,我没好意思说她。这家的家具呀没有几个是那个时代的古董,这个房子的主人交这个房子的时候,交这部分家具很多是我买的,不是古董。啊我说这个是古董,啊我懂!这个是古董,哎呦我的妈呀!那她懂得不行了,实际上她啥也不懂。

然后呢她领着美国之音的团队,那天来了六七个人啊,大家咱那天好好说说。那六七个人用她的说,啊我不能在这吃饭!我们提前订的饭那天订的是超级大餐哪!那个连酒喝的是最好的酒,一瓶酒都是两万多美金的酒,干了两三瓶啊!那饭订了那是十几个人的餐!然后你说咱要是吃饭的时候千万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我得上美国之音检举揭发你去,你那个吃饭你向美国之音报告了吗?你喝那几万的酒你报告了吗?你肯定撒谎了吧!

而且我告诉你小夏,你那天来采访当中你有很多话都没说实话。我一定要到你的这个起诉美国之音的案子上,我也要主动做证去。那天很多人都在啊!这个东方能不能撒谎,还有一个叫什么斌的能不能撒谎,还有那天来了一堆人,你那还有两三个女孩我都不想说她名字,撒不撒谎!

包括你在谈到某些事,谈到中国外交部的事,你说话的时间点都是错的!而且你竟然告诉我文贵说,你千万对外永远不要说这个时间这个事。

而且你给我讲述美国之音内部叫什么阿曼达的事,你的目标就要把阿曼达干掉。你说你那天你来的用心就很复杂,带着内斗、带着谎言、带着自恋、带着欺骗、还带着利益之心你来的。从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结果我到了华盛顿去开记者招待会,你突然去了。你说你塞给我个碗,然后给我说,古董!文贵我这是古董!我啥也不说,我说你到纽约来,我请你来,你到我这儿来。来了以后我给你包好,我给你放到一个漂亮的袋子里,放你一个新手机,啊!马上,很熟练的啪!啪!放到袋子里,我一看,老手儿!老手儿!绝对不是新手!拿东西老手儿!老手儿!啪!把东西拿走了。

然后每次来纽约都要求报酒店费用、火车费用,你不是公务员吗?你公务员你干嘛要这费用啊?而且你每次都主动要,每次都主动要!今天来拍个电视剧弄个几百万美元预算,后天拍电影弄个几百万几千万预算,然会要搞个社交媒体弄个几百万、几千万预算。你跟这海外民运如出一辙!然后替赵岩说话每次啊。赵岩啊帮你呢!把赵岩饶过去吧!

我给你说曾宏先生前天给我有联系。曾宏先生说的这个龚小夏、说的这个赵岩,你根本就没说对。所以他说的,曾宏先生老端着,老是说话不到位。他不像路德先生一样、像人家老江、像人家安红、像人家钢铁侠、瑞克,人家都说到位了,熊博士。啥事儿给你说到位,战友们都不是傻子。这个曾宏先生老端着。

那龚小夏的真正的背后的老板,啥关系啊,赵岩跟她?几次发信息给赵岩说情,啊把赵岩给免了吧!她既不是赵岩的姐姐,也不是赵岩的情人,她为啥替赵岩说情啊?啥关系啊?赵大将军!这个背后啊,赵岩的这个影子太重了!

但是,都不到时候,你看着未来让他们都会发生什么事!咋还是龚小夏吓唬,你吓唬那些操蛋的人、傻瓜去行,你跟我吓唬我,你差远了!给你脸不要脸你知道吗!纯粹的给你脸不要脸,你拿自己当根葱了!你这号的给我擦我们公司的厕所都轮不着你,轮得着你这样的吗?满嘴谎言!是不是!

那一次我在那个住在那个关于有个文件,给她去拿,她跟她一个老乡,特别好的女的,她外卖外卖给她送饺子去了拐过来拿文件,那个人特别好,然后就那点小事,她中间她也撒谎。
就是这个Sasha你别说啥人,你一说这个人,唉我认识啊!追求过我,他追过我。哎呀!他认识,他追过我。就着,什么人都追过她,啊什么人都追过她。赵岩追过你吗?何频追过你吗?这么多人都追过她,谁都追过她!

有一次她没想到,我说的那个斯蒂芬,我说这个斯蒂芬这个人啊这个国会议员还有一个叫罗伯。哎呦我熟!追过我,我在往下不好意思说了。我说那个人家是个女的,也叫那个男人的名,你说追你啥?那个女的追你干嘛去!

这帮欺民贼一个德行,一个操行劲儿,非常差劲,这是给脸不要脸。

你看她能起来了,法治基金啥时候你看过账啊?什么动不动你就DOJ啊!DOJ是你大爷啊DOJ!给脸不要脸,啥时候你辞职的?是我让你辞职的。你从欧洲回来你是去乌克兰了,你要过俄罗斯境没过去,你没签证,你是从意大利过去的。
你跟我说班农求着你去他去那个意大利的那个教堂。然后呢说班农没有钱了,班农连租金八万块钱都拿不起,然后意大利政府要告他,然后班农先生的一个管家英国人说烦死班农了。啊如何如何!然后呢就说文贵呀你离他远点吧!他在华盛顿现在都太臭了!谁跟他有联系他就完蛋了,如何!白宫斗争很险烈,都往死了整,这届政府很狠。

然后呢你国内有一战友,说愿意支持钱,甚至可以买下来,我问她多少钱啊?她说大概五六百万美元,我说我现在告诉你小夏,如果说五六百万美元我马上就去给班农给它买了。你现在给我电话,叫他给我联系。啊那没事!我回头给你。
我说你说的班农是不对的,班农八万欧元都没有?后来我查了,人家班农那个合同是今年才开始付钱,根本不存在违约的事,她完全胡编的。

我说班农,他的在他的名下登记资产是五千万美元,我认识一个华尔街的哥们儿帮他管理资产的,人家是几千万美元。我说小夏你完全胡说的,这个人家班农五千万美元是百分之百的。他给我说一句话我就给他几百万美元,他怎么会缺这钱呢?我看你,我说你去,我问你去欧洲去哪了?你说唉我在欧洲、在意大利啊!

我问你去欧洲去哪了,他说我在欧洲意大利啊,然后我说你呆多少天?然后你跟我说我呆了几天住在他那儿啊,然后我说有没有去往哪个乌克兰俄罗斯跑啊?他没想到愣住了,我去了乌克兰但没到俄罗斯我没有签证,这才是本质知道吗,你去不去俄罗斯乌克兰跟我有屁关系啊,你瞪眼撒谎是有关系的,你为啥骗我们,为啥要完全假话伤害班农。

而就在那个时候我们得到了中共的内部情报,要不惜代价花几千万美金挑拨郭文贵和班农的关系,挑拨郭文贵和韩连潮,和华盛顿的关系,韩连潮 估计值10万美元,估计现在值1万美元了,然后就出来了你开始挑拨了。

我放下电话一会儿给你发的信息,我说小夏,我说你离开这个法治基金吧,你辞去这个职务吧,回头你回的恩,好吧,那我辞去,然后呢,最后你去找班农又哭又闹,说郭文贵要炒掉我,为什么要炒掉我,我多重要,最后班农来了跟我谈,你不能炒掉小夏啊,我说那好留在这吧。

这个时候你又跟我联系,我就不愿搭理你了,然后呢,我们的律师Jennifer跟你联系,竟然是你给法治基金Jennifer说我可以按小时收钱的,要脸不要脸呢,法治基金公益基金让你当董事给你脸了,哭着闹着要进来,你charge谁一小时呀?你凭什么charge一小时啊,把那律师都气疯了快,这什么人啊!最后你没脸了,你自己才主动辞职,你才辞去了工作,你不是说你忙吗?在辞职信上又撒谎,说你没时间。

所以说你看从第一天到第二天没有你不撒谎的,小夏你有一句是实话吗?活了60岁的女人了,你还瞪着眼撒谎,咱要点脸行不行,你能不能别把全世界当傻子,你这慌能撒圆了吗?班农在华盛顿是狗屎吗?班农才干了不到2个月人家的War Room全美国第八,仅这一个项目,现在要给他捐款的人就几千万美元,现在有几亿美元要投资。你呢?几年了?三四年了,跟溜街狗似的,到处骗钱蹭吃蹭喝的,要点脸不要点脸呢,瞪眼说瞎话你呀!你就不舌头根不寒碜得慌啊你呀?

就这谎话还土耳其烤鸡,哎呀我的妈呀,昨天我看到那照片我昨天我不想吃鸡了,那个鸡长的就像你似的你知道吗?就像那个白不拉撒的,瞪眼谎言,你吓唬谁呢?这些年你吓唬谁呢?你把美国政府中国共产党两边吃两边吓唬,你以为郭文贵怕你呀?给你脸不要脸你!

还发信息DOJDOJ是你大爷还是你爹?你有什么在乎的?你有什么牛的你?我见的多了,你算啥呀?啊?你算啥呀?你跟我们家 Snow擦屁股都轮不着你,给脸不要脸真是,所以说你就以为韦石,熊宪民,赵岩,然后呢就是你那个周孝正。 

周孝正我啥时候跟他是朋友了你跟曾宏说,我啥时候是他朋友了?我们吃饭呢,是不是?庆祝六四呢,你最后一分钟你把周孝正跟他女儿带来,这一桌子上最没吃像的就是你和周孝正和他女儿,老吃饭从开始就要打包,开始还没吃呢,这个给我打包啊,这个我打打包,你说见过你这人吗你说。几万美金的晚餐还没开始吃呢,64号,你带来了这么一个完全不明身份的来历的周孝正和他女儿,然后一顿饭就套我的话就骂习近平,使劲骂习近平。然后就 郭文贵呀,你是神呐,你是如来佛在世啊,你是神呐,你就是我们的神呐,你说这话有多,哎呀我屁股都难受,你知道吗?痔疮病都犯了!哎呀我的妈呀,周孝正带着他女儿你说这你们都恨不得把这一桌菜和这些酒都拿走,你几万美元我给你不就完了吗。然后你们照相你们录像······

我想问的事情,我在这个之后我直播中说过,我竟然在那晚餐上,我知道你是来钓我鱼的周孝正,我也知道你这个Sasha 龚是钓我鱼的,就想让我说习近平的坏话是吧,说完以后给北京。结果我给你,我就是故意上钩,结果是第二天北京给我打电话,文贵呀昨天晚上吃饭就吃呗,你高兴了,当着那么多美国人的面,还有周孝正,你又不认识他,你老说老习坏话干啥,那上面都已经都传过来了,说你看看,郭文贵本质暴露了吧,目的反习,就是骂习。

我想问你小夏,那天晚上你录没录像!你照没照相!你录没录音!照相,录像,录音去哪了!我要给你整明白。私人聚会你照相了吗?录像了吗?录音了吗?去没去北京?为啥去北京了?看看我的录像7月份我就说了竟然有人故意陷害我,把这些东西送给北京,挑拨,就是就像让郭习斗,小夏,你开玩笑呢你。

现在小夏你不是爱打官事吗?你不是说你谁都敢告吗?咱走着瞧,你遇到郭文贵了,那这是有你玩的,我看看你有多能告,我看看你有多能斗,你瞪着眼撒谎,瞪着眼在那胡说八道。

是你告诉我的,北京烤鸭店老板是最大的间谍;
是你告诉我的北京烤鸭店是北京的间谍的中间站;
是你告诉我的李洪宽和赵岩,赵岩跟你说李洪宽也在那拿钱;
是你告诉我的郭宝胜的律师费是那烤鸭店出的;
是你告诉我的烤鸭店的老板在美国最大的间谍特务组在迈阿密还有房子。

对不对小夏,你把我当傻子呢,想让郭文贵去跟那个烤鸭店老板斗去,你想接管烤鸭店是不是?哈哈

无数次让我写东西,说给美国政府,说烤鸭店是间谍网站,间谍总部,我才不上你的当呢,你太小看郭文贵了,你太小看了,你干啥你在哪都是个要饭的都是小骗子。美国VOA怎么要你这号人。
  
我长那么大没见过一个团队设备之差,管理之差。你们看到了美国之音到我这儿采访的时候,还立了一个,后面一个塑料纸似的一个美国之音的牌子。那些设备烂到极点!设备烂到极点,如果用那些设备,和录像的结果看,你跟路德比,你跟我们这战友们比,跟我们的Inty比,你啥都不是!狗屎都不是!

我当场就说你了吧,问问你团队,我说:你们美国之音怎么会有这么差的一个设备啊!而且那天,那个何频也在,可以问何频去。何频问我什么感受,我说:我很惊讶,美国之音有这么烂的设备,有这么烂的团队,完全不懂!

就你在美国之音,你在美国之音是美国之音的灾难!你在美国之音……还东方也好,宝申也好,李肃也好,这真的是,我觉得这几个人都挺好的。他们选择跟你,那真是倒了霉了,我跟你说。就你那个高度,就你那个水平,小夏啊,那不把谁带沟里边去?什么人带不(到)沟里面去啊?那耶稣来你都得带沟里边去!瞪着眼撒谎,你在这儿。一片谎言呐,一片谎言!

那采访,你老要上视频,我就不,我烦死我了!所以那天,好了,给了你面子,让你上个视频,你还在那块儿装叉,你装什么叉?

哎呀!老是弄得自己,在美国,我是美国护照,我在美国选过议员。动不动就是,老母牛坐酒缸,醉(最)牛叉,老当那个最牛叉。老母牛坐酒缸也不一定是醉(最)牛叉,真的是!也可能老母牛坐酒缸,变成傻叉呢?对吧?现在是骗叉,这TM整个就是一骗,整个就是一骗!这真差,真傻!愚蠢,傲慢,无知!

哎呀我的妈呀!还你拿你自己当回事儿了,共产党给你点什么许诺么?有什么许诺?你拿的美国护照,你以为,美国护照既能保护你,美国护照也让你承担责任,同样也是你的最大的伤害!你在美国犯了法,你要在美国更加得严厉!

瞪眼撒谎,那VOA之音,你那告状的东西,多少是谎言呐?竟然,多次让我说,张京,跟我说张京这,张京那,我一次也不说。我知道张京的我就说,我不知道张京的我一次也不说。张京是坏人,对待坏人也要说实话。对待张京,坏人也要说实话!告诉我张京的父亲是怎么回事,张京的妻子,哎!这话,我说,你别跟我说,我说我不想听。

让我要多,每次要多提张京,对不起我不能提。我是看到的,我听到的,我就说实话。我看不到,没有听,绝对不说!而且跟我说了好几个美国之音的,这个领导人的什么管理层的,这信息那信息,让我说。借我的口,为你杀敌;借郭文贵,你这开玩笑呢,你把我太小看我了!

小夏之阴险,之歹毒,这下三滥,之烂,超出了我的想象!不过我也挺好的,让战友们看到更多,战友们现在越练,心脏越大;越练,眼睛越亮;越练,越睿智,越智慧。很好!文贵花点钱,花点时间,是吧?让大家都看到,这个世界的真相,让我们也更多地学习。要不然的话,没了共产党了,这龚小夏回去当个什么中国副主席,那咋办呐?那更多人追求了吧!是不是?

哎呀,这,这个事说完了,就是今天我这是,我还得赶快开会去。说点儿正事儿啊,刚才都是闲聊的。

大家记住啊,我昨天嗑瓜子儿在那儿等的事儿,昨天没发生,今天没发生,不等于下一分钟没发生,等着吧。这些鳖孙们,正在酝酿着,北京这现在的平静,正在酝酿着一个巨大的行动!这个行动,它无论是往左,还是往右,都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大家走着看!

香港,这周末,将又是一个巨大的历史时刻。接下来,共产党的疯狂的行动,都将是上天的安排。大家准备准备,没有共产党的日子你怎么过吧!

川普总统去阿富汗可绝对不是吃,到那儿去搞几个什么烤鸡、火鸡去了啊,绝对不是。我看了路德先生的这个,我有没看完,看了这些,谈的这些,绝对还这个还没到位,没到位。大家会看到的。

新疆人民,西藏人民,台湾人民,香港人民,绝对是遇到了历史上最好的,伟大的历史的机会时刻。我都不说了,大家走着看。大家走着看,你们会看到,未来什么事情发生。爆料革命将随时迎来我们最最伟大的重要的时刻,大家等着吧。

看看整个现在,现在的纽约,今天非常得安静,因为感恩节之后,大吃大喝都在睡觉呢。今天都不上班,车,街上几乎没什么人,没什么车。但是你能感受到,就是刚才几个信息的联系。重要人士,各种牛人,今天下午都是在见面,都是关于中共的。

这个,就我家这个前前后后,华尔街这几个大佬几乎就在我的方圆500m范围内,最起码得有前一百个都在这儿跟这有关系的。多牛,伟大的纽约。全人类上的,百亿富豪,77%在住在纽约。全人类,不是全美国,全人类!你见过世界上有一个富豪,千亿百亿富豪去移民到北京去么,上海?一个都没有!零!这就是天大的差距,这就是根(本)真正的差距。

接下来,新的袁世凯将诞生!接下来,美国的新的华盛顿要诞生!接下来,中国的华盛顿也将诞生,开天辟地!大家还没闹明白呢,走着看!阳光明媚,蓝天白云,心情无限地好。

亲爱的战友们,千万别往下看,一定往上看,因为这个时代是属于我们的!这个时代是我们是最重要的!全人类上,我们是最重要之一。一定要相信自己,其他都当娱乐。

亲爱的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为全世界人民,十四亿中国人民,台湾人民,香港人民,新疆人民,台湾人民祈福🙏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好!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直播就到此为止,祝大家周末愉快啊!今天在这块儿扯淡这浪费太多时间了。真不值得!

Thursday, November 28, 2019

文字版:2019年11月27日晚上文贵再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并祝感恩节快乐


20191127日晚上文贵再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并祝感恩节快乐

战友之家听写组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好啊。

(郭文贵先生与战友互动)
唉呀!今天得庆祝庆祝啊!真的没几根儿了啊,真的没几根儿了,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没了!真不舍得抽,真不舍得抽啊!

这根啊,我本来答应班农先生来(了),一起跟他抽。还有另外一个咱们的战友,美国战友,对不起啦,我得抽了。

67年的老雪茄啊!67年的老雪茄啊!哎呀!

snow你又来了,你跟战友们见见面,哈哈哈~Snow哎哟,snowsnow
你看我抱你一次我就要咳嗽半天,打喷嚏snow,咋办呢?咋办呢?snoe,嗯。[就要亲我,别呀。]
战友们都给你打招呼呢!战友们都想你呢!你老有魅力了啊!

(与工作人员交谈)
唉,你看到这个侧面,就是这面特别白是吧,就这面特别白,你就往那边去。

嗯,哎呦,下去吧,呵呵~

抽一个,战友们咱们一起抽吧。

我是今天下午从3:00抽,抽到现在了。今天抽的有点多呀,今天抽的有点多呀。哈哈!~

今天早上我直播的时候跟战友们说,今天是要发生大事啊!今天下午啊!

(郭文贵先生协助工作人员调试摄像设备.....略过)

就咱这家伙,我的天哪!在曼哈顿这样折腾,也就咱了,也就咱了。

说实话战友们,昨天中午啊!路德先生跟我一起吃饭的时候都已经有答案了啊!都已经有答案了,但咱不说,咱不说。

唉,我今天啊,我在外面的时候啊,今天见了几个战友,我在这向大家道歉一下啊!今天那几位战友,因为实在是没办法,安保的原因啊!我没办法,就是您的要求照相啊什么的,因为当时是确实不行啊。我的安保人员都跟我急了,这个绝对不能照啊。但是呢,我印象非常深刻啊!印象深刻!特别是那几位大美女啊!真是,咱们国内现在这个90后、2000后的这个小女孩啊!出来以后,穿衣也漂亮,也很有礼貌,英文讲的也好。就你能感受到这些孩子们真是我们的未来,都喊着这个七哥七哥的,我都不好意思。你应该喊我七叔,或者是喊我爷爷都没有问题了,我都是爷爷辈的人了。这些孩子们都大喊啊....「呀~这个.....感谢我呀.....什么什么的...这个.......怎么如何..如何的...,」说那么多温馨的感动的话。说实在话我真不敢承受啊!真不敢。但是没办法,因为安保的原因,我没有答应你们,没有做到和你们照相。

还有一个签字的签名,我最讨厌就是签名了啊!我也不让别人给我签名,我也不愿意签名。唯一一次签名,是韩连潮、杨建利先生,当时啊,在这个哈德森的演讲的头一天被取消掉了,他要我在我的那个Hay Adam酒店见,第一次见路德先生,还有路德先生的老板,叫曾发炎(成水炎,郭先生开玩笑)啊!曾发炎先生啊。那会让我签报纸,唉呀,我很勉强,我签了。但是很不情愿,很不情愿,我从来不签名,我特别不喜欢。

然后呢,就是在这个昨天啊,这个龚小夏女士主动的,主动的要跟那两个骗子案子,这个案子跟她啥关系啊?她要也就是庭外问话,然后去了。

这个龚小夏女士啊!在这个庭审当中明确的说,「说:郭文贵是共产党的间谍,共产党的间谍。」

而且呢,还担心郭文贵说服班农先生,「说服班农啥呢?人家律师问。」说服班农先生,由班农去说服白宫,然后呢,去帮助共产党。那也意思就是班农也要成为共产党了,我听了以后,我简直是,哎呀!我不知道该说(啥),这小夏咋了,我也没说你啥!这小夏你这不是疯了吗?你说我是共产党,然后又说班农也是共产党。这个是完全可以起诉(她)了啊!这个完全是可以(告她)诬陷了,(告她)诽谤了。

东方先生啊,还有我们的大帅哥啊!这个申哥,宝申哥,你们觉得小夏说的对吗?你们跟我见过几次面了,文贵是间谍。结果人家律师问他,「郭文贵是间谍为啥共产党给他发红通啊?」他不吱声了、无语了。然后(又)说,「郭文贵是间谍419他为啥,给断播了呀?」他不知道,搞笑、这搞笑的事,这江湖太热闹了啊!

共产党啊!现在是啥都干得出来,啥都干得出来,啥都干得出来。

所以今天早上我跟战友说,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明天发生的事啊。这个明天发生不一定公布,但是明天还是比这事不小,不小啊!

还有,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在这事上要学到什么呀?

亲爱的姐妹们,我最想和大家分享的事情,就是在某件事情做成以后,你的感受,感受就是在这过程中,你学习、提升。永远不要人云亦云,人家说啥你真啥。这个人啊,当你发现一个人刻意地迎逢别人,刻意地往你心窝子里说话的时候,你就会想到这个人是没有原则的,这个人是没有原则的。

第二个,这个人如果说动不动就翻脸,动不动就翻脸,动不动就要质问,动不动就要怀疑,这种人基本上你是不能交往的,因为他早晚是你的敌人,而且基本上是小人,君子是不会这样的。

而且大家一定要记住,你看看有多少人怀疑川普总统,川普总统哪件事撂下了?哪件事撂下了?川普总统做的这些事实实在在在那,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我相信后面会有来者,但就这样也不行,很多人也批评,不满意,要按照某些人的想法,这个宇宙,人类都不够他支配的,给他一百个太阳系都不够他支配的,实际上这就是一种疯狂。佛家讲的贪嗔痴慢疑,这是我们人类最要懂得,也是最要攻克的最要改变的。为啥我今天早上收到很多台湾战友给我发来的信息,表达各种看法。

我本身就是佛教徒,虔诚的佛教徒。在台湾的佛教已经被很多政客和利益所绑架,甚至篡改。相反是很多佛教的垃圾打着佛教的名号招摇撞骗,精神诈骗,经济诈骗,政治诈骗,这是最可怕的。

一个人不怕你没信仰,就怕你拿着信仰去当幌子,当工具,而且脸上贴金,动不动就认为出家人自己不劳动了,动不动就自己伸手。你连自己都养不活,自己都搞不定,我从来都认为这是不对的。佛祖,佛经中哪个说你出家人可以不劳动了,哪家说你可以靠施舍吃饭了,啥时候佛祖说你要盖个豪华的庙了,啥时候佛教里说要给盖个豪华空调了。你念经,你念经是帮助你自己啊,灭你的孽帐,修行。你干嘛让别人给你供养啊,是不是啊,这都是念歪的经。

那现在就海外民运,亲民贼,你去看看这些天亲民贼的表演,所有海外民运,几乎可以说是百分之百了,可能九十九点几啊,也不能绝对,全骂川普总统,全部是支持香港警察,支持共产党血洗香港,而且全部砸郭,基本上就这个情况,只要有人反共的,他们坚决反你,只要是真心对付中国共产党的,它坚决对付你。

川普总统太不容易了,美国不是一个独裁政治,他需要政治权力的平衡,他需要做出各种平衡和决定,他还得安全地在白宫待着。刚才,也就是四个小时前,我在我们的常委群whatapp里头发照片,抽雪茄,高兴得不得了。我一句也不说,就那时候已经签了。Sara问我,我都不说,这是原则。竟然有人说为什么没有照片啊,签署的照片啊。

这个世界上最可悲的就是口炮,精神上的侏儒,行动上的侏儒,但是嘴巴上的巨人,太可怕了。这就是文贵从小到大崇拜的都是行动派,执行派。昨天我收到信息,我让我隔壁的坐在我旁边的路德先生看了一眼,我啥也没说。

今天我见了几个最牛的人,其中一个人说接下来得好好考虑没有共产党的中国,没有共产党的香港该怎么办。香港那些孩子运到大陆去哪了,这个问题太大了,香港到底有没有共产党的解放军和大陆的黑警察,香港死的那几千人去哪了,我们要关注这个。什么法既能立也能废,是,没法它立,但不执行就是废法,立在那不执行不就是废法吗,谁来执行。现在在镜头前看直播的战友们,谁能保证这个法能执行到位,谁能保证这个法能把香港的自贸区地位给他取消了。可以说这个世界只有我郭文贵一个人首先说的取消香港自贸区地位,没人说过,但是他们都说我是疯子,现在香港自贸区地位被取消,已经发生了。只是时间的问题,什么借口的问题。

华尔街的利益党,有多少人最后一分钟还在说服不能让这个法签了。杨洁篪就是今天昨天还在勾兑呢,还想搞89·64那样,得到美国的认可,让他们来血腥地杀一遍。杨洁篪太坏了,杨洁篪、孙立军、吴征然后孟建柱、王岐山,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的几大恶魔,你们不要看职务,你要看他的杀害性和他手里的权力。

昨天晚上抓的,有一个南方某省的纪委副书记,这个纪委副书记,就在他仅有的几个家里面,其中的一个家里,搜出了几亿的现钞,一亿美元的现钞。此人是跟孟建柱,王岐山交好。多年前我见过这个人,这个人非常的学识渊源,王岐山在广东的时候跟他好得不得了,后来这个人又到了江西。跟孟又混上了,孟进了北京,他就在广东,成了他的大拿。这个人曾经说过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啊,在中国内部中纪委,说:共产党没了,我们都得被人挖祖坟,只有维护共产党的核心利益,以习王为中心的中国共产党政权,我们才不会被绝后和挖祖坟,谁跟这几个条件作对的,都应该被消灭。曾经这个人一度时间很火,现在完了吧。

今天下午,我们法治基金有收到两笔巨额捐款,捐款的这位战友是党内的某位老领导。孩子都已经到国外了,他出不来,他这个级别的也出不来。把钱捐给法治基金,我们研究后决定这钱给他退回去,不能要。为什么,这钱不能要,不干净,还一个这个时候捐这个钱肯定背后有问题。我们很多捐款都是被共产党彻底威胁过的支付机构,我不说是什么,大家都明白的。很多钱,就是几十万、几百万的就是给block掉,有些账号根本就不让你划转这个钱。

但是它也挡不住真正想捐钱,想建造诺亚方舟的人的巨额捐款。即使在这种威胁下,这种情况下,法治基金得到了太多中国人的认可和给予的厚望。为什么,因为法治基金是真正的实力派,法治基金是真正的中国人的希望,法治基金的钱是绝对属于中国人的,不属于那几个人的。

不是夏业良啊,这个所谓的这些人拿着钱住着豪宅,让别人捐款给他打官司。更不是郭宝胜拿着钱再把你送监狱去,你捐了郭宝胜的钱,你就等着郭宝胜去检举揭发你吧,你捐给他钱你就留给他了,所有的个人信息,他就随时给共产党写信,把你向加拿大的王先生啊几百亿的资产啊,现在人被抓了,钱也都被弄了,几百亿资产被封了,有天下有这道理吗,捐了几百亿的捐了给了郭宝胜,15万美元现金,汇给他老婆李里的账号下啊,结果是写信给加拿大皇家警察、写给中国国宝,最后就是一下飞机被抓,几百亿资产现在整没了,人生死未定啊。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再往回看,这些欺民贼背后是大家想象那么简单吗?是骗点钱,就这么简单嘛,他们都是图财害命啊。

我们有多少人,多少实在的人,昨天木兰妹妹说,差一点,她当时买袁白冰的书,因为她觉得在澳大利亚啊要资助他一下,多少人被骗啊。袁白冰、相林、什么潘晴儿,什么公鸭嗓的那个孙子吴建民、郭宝胜、夏业良、孟维参、熊宪民啊,李红宽啊,胡平这些垃圾啊,多少人捐了钱。不是钱的事,这些人图财害命,他还能活得很好,咱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这就是台湾和香港的不同。在台湾搞电信诈骗的一抓几百人啊,上千人团伙,不丢人,香港你见过吗?电信诈骗你见过吗?见过几个,这就是香港和台湾的不同,这就是一个社会的风气和你的精神境界和你的良知。

共产党去年学,大家记得知行合一知良知啊,知行合一致良知啊,现在大家还有人提知行合一致良知吗?还有叫做常态化啊,什么叫这常态那常态这词你知道还有人说吗?就是香港的几个小时前,深夜,好多香港的孩子又被抓了,很多在背后支持香港的几个店家又被抓了。而且直接讲普通话,根本不讲粤语,而且就告诉你啊,盯你很长时间了啊,人家说你是说普通话,你是香港警察,还是人民警察。人家直接说,你想说我是啥我就是啥,你说我是解放军我就是解放军,怎么了?香港就是中国的。

先把人权法签了,在这个过程当中让我们看到了人谁是真的知行合一,谁是致良知,看到了香港人,香港人是用鲜血和勇敢换来的,跟咱跟郭文贵半毛钱关系没有,咱算老几呀,可千万别因为咱们发了几个所谓的推特,发了几个郭文,转发了几个视频,就觉得这事是我干的了,可千万别怎么样,这事跟郭文贵零关系。我啥也没做啊,我不希望任何人说跟我沾上关系,没有,我们什么也没做,我们就是希望,我们就是祷告了。

但是我们有基本的判断,我们有基本的良知,那就是川普总统一定会签。众议院一过参议院过,参众两院啊,必须再复核一定过,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我们希望美国的这个执行委员会能成立,能有好人,而不是禁锢派。

希望将真正的美国罗比奥议员,还有那个Johner议员,还有麦康奈尔议员,南希佩罗西议长,这都是了不起的,Ted Cruz。没有这些伟大的议员,怎么可能发生,我们算个屁呀,千万别往咱身上粘,我求求所有人咱别往咱身上粘啊,咱别在这像那些欺民贼似的摘桃子。所有欺民贼都说没有,不可能过,众议院,众议院过了,参议院不可能过,参议院过了,肯定不会让过,到了白宫肯定不签,这种拙劣的丑陋的表演,很多人三十几年在美国,靠这吃饭,这回露馅了吧,莘县阳谷县搭县,有本事咱亮出来给大家看,兑现一下嘛。

新疆,只有我在2017年的时候说,新疆屠村灭族,百万人要抓捕,那不是我蒙的,那是内部的情报,是战友冒着生命的代价给我们的。我们希望新疆的朋友,新疆的这些真正的维族的同胞们能知道,后来是我说200万,人说100,我说200万,现在是证明180万绝对超过200万。我看到了,今天这个在上午我直播以后,好多战友给我发来的信息提供了更多的新疆的料,我给战友们说谢谢你们,非常感谢,我可以告诉你们,当你们看到新疆人和西藏人被杀害被强奸被轮奸被活埋,那些孩子的惨叫的时候,你会知道共产党是天下最大的魔鬼。川普总统的妻子的家人就来自共产主义国家,川普总统这么多年来,他骨子里边就是,坚决的反共,反共产主义,他对中国共产党刻骨痛恨,在这个事上谁再怀疑,他心术不正。

所以说啊,亲爱的战友们,今天上午我给大家报平安直播的时候,我说今天下午有大事,明天还有大事啊,明天还有。我们只说明天,从来不说昨天发生的事啊,不像某些人还有媒体,就说1000年的事,1000年以前,5000年以前,引经据典,大爷来的,受不了,我这人我就是,别说活50年,活40年,活500年,我也说不清楚5000年的事,还有说全人类5000年的事就更说不准了,反正你也不知道你也不能回去看去。

我现在要感谢啊,今天有很多,这个我们在美国以及在国内的很多年轻的啊,具有技术科技知识的人,给我发来好多,希望支持郭媒体的发展,就G媒体的发展。出技,献策啊,还有要这个全力以赴的支持帮助,万分感谢,万分感谢啊。G Media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媒体之一啊,最赚钱的媒体之一。更重要的事情,G Media将成为人类上唯一一个让西方28亿的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啊,以英国大陆法为基准的文明世界,了解中国发生的事情;是唯一一个让中国人能看到西方真相的,也让西方这28亿人了解中国正在发生和已经发生真相的一个大平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让中国人、新疆人、西藏人、香港人能用视频,能用文章能用语音进行联系和发声,说出心里话的,你说他会多大。

郭文贵不会有一毛利益在这个媒体上,中国人太惨了!新疆人,几百万人在今天这个文明的互联网世界被消声灭迹,一个民族竟然在短短的几年,人口降到了百分之十几百分之二十,出生率将近百分之八十奏减,不让人家生孩子,不让人家怀孕,怀孕给你打掉。这那是用人道危机能说清楚啊,恐怖到了什么程度啊!

为什么共产党他要搞防火墙,我再说,就很简单,任何一个政府当他控制媒体的时候,他就是做个了恶怕别人知道,和他正在准备作恶不想让你们知道,这个最简单的逻辑,看看我们中国同胞被洗脑洗到什么程度,商鞅五策让他们给用绝了,但是在几千年后还有商鞅五策,还能被用的那么好,是我们14亿人的悲哀,香港大街上强奸轮奸杀人灭尸,陈彦林母女,就是自己一个十几岁的姑娘,被扔在了海里,在死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母亲上电视台,公开给自己女儿说是自己跳楼死的,然后自己又被杀害,他死前又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在香港啊,亲爱的战友们,丧尽天良!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只有努力只有行动,只有战胜恐惧,只有无我,只有忘掉你自己心中的贪婪和自私,和贪那个名和那个利,你才能成功!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大家去想想,川普总统说要不是他打电话给习,香港已经被杀几千人上万人。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这个电话使香港少死了几千人,甚至上万人,是的,我们都不愿意,这是好事,不愿看到这发生,但是如果说91号,派去百万大军,14分钟杀了几万人,今天感恩节是这样过吗?大家记住,想想,今天的感恩节是这样吗?没有共产党了,他已经没了,他已经死翘翘了,对不对?还有共产党吗?咱们那明年的64号国庆节提前了,改成201991号了就。少死了几千人是好事,但是共产党多活了几个月,那是一剑封喉啊!大家想想我们距离灭掉共产党是多么的近呢,我们已经摸到了成功的大门!

用张爱玲的话说,你摸到了生活的碗边了,我们已经摸到了成功的大门了,连钥匙口都找到了,现在香港能停下来吗?那几千人死了就拉倒了?那火车拉出去的人去哪了?没人说了?这几千人中这么消失的就算拉倒了?陈彦林和他的母亲,怎么死的没人说了?中国那些银行倒闭了以后共产党都接盘了他拿什么钱给钱呀?老百姓就认了?14亿人继续当跪族,跪着请求你们反还我们百分之十吧,这就下去了吗?

去年的感恩节,战友们,我们怎么过的记得吗?我文贵在那里你们还记得吗?去年感恩节前我说了啥大家还记得吗?2018年感恩节,2017年感恩节看看我当时的感恩节我说了什么。除了共产党们那时候没说在这之前灭,什么没发生。

我不想让战友们证明我多嘴,你们说我是骗子,流氓,强奸犯,过三秒都无所谓,只要共产党被灭了。我只要大家知道我们真的能成功,该我们赢了,我们一定会赢,这不是妄想!真的是,真不是喝醉了,对这牛腚吹的话又出来了,我们这是可以让,就是过去这两三年用一句俗话说,小母牛翻跟头,一个牛叉跟着一个牛叉,这是真的!这三年我们证明给所有人看了。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把战场拉向国际,以共灭共,以美灭共,爆料革命是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和现在喘气的中国的人一生中你遇到的最伟大的机会,最大的一个盛会,也是你一生中,让你最精彩的唯一个机会。

2008年奥运会,是极少数人能坐在观众席上,WTO肥了共产党,苦了亿万人民,把大好河山全部污染。在这之前8964前是靠打工妹几代人50607080后青春换来的血汗钱给养活了共产党。

现在这个爆料革命不是的,每个人都在舞台的中央,只是看你怎么唱,只是看你怎么面对,这个舞台正在演的现实剧,你想多重要你就多重要,你想当主角你就是主角,你想创造辉煌,你想改变人类的命运,改变自己的命运,你就会做到!

山区里的孩子,没有文化的老人,向我这没文化的初中肄业生,还有滔滔不绝的老江,还有我们现在2000后的钢铁侠先生,还有我们现在正在恋爱中的Sara女士,还有到处传播佛教的卡丽熙女士,我们现在玩军火的大卫小哥,军火贩子啊,军事迷,还有我们的说话能把共产党全部给说死的木兰妹妹,是吧,还有刚刚出现的我们瑞克小哥,科技小哥,还有我们刚刚的真正的又出来的真正牛的熊博士,还有我们现在一个穆桂英女士,来自党内的,和刚刚在泰国到底是咋回事不知道的我们的尹队长,以及天天在那块,装帅耍酷的老甩头发的,头发不长差不多那细丝小哥,自恋到了极点,自从小哥出现以后,我发现我是自恋第二号,他是自恋第一号,还有我们过去及不自信的,头比较大,嘴不能说的路德先生现在成了天下第一强主持人,不可思议呀,不可思议呀,我们新疆唯一一个兄弟Inty小哥绝对是英雄 ,绝对是英雄,为他而自豪,我们的Inty小哥,大帅哥,听说做过夜店,他要做夜店那生意肯定好,Inty小哥,但是没见过啊,传说啊传说,还有刚刚在澳大利亚,现在是真正的走向光明的王立强先生,又名王强先生。你说这个爆料革命多伟大!

过去你要说路德先生的节目,不管你是路江谈、路瑞谈、路莎谈、陆木谈、路钢谈还是路安红谈,哎呦我们的安红给忘了,我的娘嘞,安红的三杯酒,这简直三杯酒现在弄得无数男人竞折腰,但愿你老公别看这视频,看了以后找我来了,这安红现在万人迷呀,安红和Sara是淑女,两个淑女万人迷,安红谈这个文化大革命的事,谈的真好,谈党内谈得真好。

无论是任何人,你看看现在,谁都不相信你们节目过去,美国政府白宫会看、五角大楼会看、国会山会看,没有人相信路德先生说的话北京会有反应。我就不算啥,我都是小人物我跟着大家混的,原来郭骗子、郭三秒、郭强奸说啥话也有人在乎了。现在Sasha龚,龚小夏女士,我从来没有说她啥,我不知道她疯了,居然说我是共产党,哇塞!看来我不说话是不行了,我叫Sasha龚把话都说完,她说完我再说,她跟美国之音还有官司呢,我说我也去做做证去,我给美国之音我得去做做证去,Sasha龚到底是怎么采访的,都说了啥。

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Sasha龚那天断播之后我们吃了一个豪华的午餐,所有美国知音的团队在那吃的,我们喝的是几万美金的酒,Sasha龚当时是明确的说你们千万别录音啊,千万别录像啊,我们这吃饭是违法的。但你还是吃了呀,你也没少吃啊。我没拿过你一分钱,当时当众塞给我一个碗,后来我把碗还给你你来了,我又给你买了个新的iPhone手机,我说我从来不接受人家礼物,对吧?你说我招你惹你了你就说啊。

然后就是去年64号的时候我请他吃饭,他把那姓周的周什么(周孝正)还有他女儿带去了,18,000美金的酒加上吃了好几万美元一顿晚餐,韩连潮先生也在、班农先生也在、斯伯丁将军也在、几个大记者也在、比尔格兹也在、杨健利先生也在,你说我是间谍你干嘛去吃那盛会还带着周孝正先生和他女儿,你说还去干嘛去呀?

你说这Sasha龚跑去说我是共产党,而且我能把班农也变成共产党,这笑话玩大了SashaSasha龚你玩大了。我轻易不说啊,我轻易不说,现在最高兴的就是何频,何频在那儿说你跟Sasha龚好,早晚一天她得告你她得跟你翻脸,你可别理她,说过N遍,他现在想:怎么样我说对了吧。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有意思啊,咱今天啊说到这的时候咱大家还要说一下,等一下啊,抱歉啊,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爆料革命我认为这真是最现实,我们充分的享受现代文明、现代科技,能把全世界的精英和真正的有良知的人、有能力的人连接在一起,如此之美好,如此之快乐,让我们这些默默无闻的老百姓们,原来只属于共产党和所谓那些胆大妄为的非法分子盗国贼们,属于他们的镁光灯和他们的舞台,只有他们能在那嘚瑟,不管怎么跳,把裤子内裤脱掉,那舞台还得占着。

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是主角,每个人都是在舞台的核心,这就是现代互联网科技让每个人实现自己价值最伟大的魅力之处,千万不要辜负了自己一生中生在今天这个伟大的时代所拥有的独特的机会,在大秦朝、大清朝、汉朝你皇帝你也没有一个今天这个iPhone手机,你也不可能让大家这么样直接沟通,多可怜哪,无非你房子大点,前面人多上几千人。这是一个直播几百万、几千万人看,这是多么的美妙的时代呀,大家不过得精彩你对不起自己,人类上几千年的文明铸就了今天这种特殊的生存模式,能实现自我,能体现自我价值,充分的把自己的内在的潜力发挥到极致,多么的重要啊。

所以说战友们,今天在感恩节的头一天,川普总统给世界开了个巨大的玩笑,又给世界送来个巨大的礼物,就在今天下午1:30的时候,跟我几个见面的人还说川普总统有可能最后一分钟不签,我说我跟你打赌,今天下午签了你今天开的车归我有,如果是没签,我说明天你对面这些车我都买了送给你,敢不敢?有一个老板,我说你就把你手里那个股票,就我正在用的这个Livestream这个公司的股票送给我,干不干?

所以说战友们,川普总统今天创造了个人类历史上一个最最伟大的事件之一,川普总统他自己我都不相信他能真正的意识到在感恩节前送给香港人这个礼物,和中国人这个礼物,和世界有正义有文明的人的礼物和他对有正义追求的不为只为了等吃等死的人,对他们良知的唤醒这些巨大的价值。未来大家会看到《香港人权法案》它是中国走向一个没有共产党的中国,这个伟大的总统做出了改变人类命运的最伟大的决定。

Rubio议员、Nancy Pelosi议长等美国的所有这些议员400多个人,都将是人类上最伟大的人物。美国历史上极少有的这个立法之速度和立法之艰难,和这对这个立法的对象之挑战和背后的较量,我告诉战友们,任何一点你讲你都把你吓死了。你们想想共产党他有多么邪恶的力量在美国,多少议员被他们各种关系所游说,他们要面临着多大的压力,一次又一次的渡过难关,放弃了所有对他们的诱惑,这可真不是开玩笑的。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川普总统这感恩节这个大礼太大啦!我似乎都能听到,在香港的,整个香港的海边上欢呼的那种声音,和香港人每个人那种高兴的欲哭,欲喊,对川普总统,对伟大美国的感谢,对美国国会所有议员的感谢。这关系着多少人的生死、命运。十四亿中国人现在都快变成行尸走肉啦!

这个法,美国这个人权保护法,是开了一个美国国家灭共的第一枪!香港这个人权保护法,是打响了全人类要灭共的第一枪!《香港人权法案》给了我们爆料革命和香港的被压迫人民灭共的合法营业执照。这个法案将使所有在美国,再跟共产党勾兑的人,让他们自己天天做噩梦!全人类今天是第一天,合法地说,共产党是全地球的老鼠,人人喊打!

你们看那个叶刘淑仪选完以后,你看那个老百姓喊她,那还能有脸活着?所以香港这地方出,出很奇怪,这么多伟大的人,能出这几个垃圾,何君尧、叶刘淑仪等,还有那个叫吕琼瑶。你这不要脸的哎!不要脸到那种程度?就那程度也敢活着还!他/她还有脸活着?

共产党很快就是全世界这个下场。在海外的小粉红们,别作过了!别作过了!作过了你承担,你将承担你承担不起的代价!欺负香港人,辱骂香港人,颠倒黑白!侮辱香港人,威胁香港人。《香港人权法案》好好读一读。


我再告诉大家,《香港人权法案》郭文贵是第一个推特公开的,没有人推开的。是我是第一个推开的。不要忘了,好好看看《人权法案》,学学美国人家《人权法案》的相关法律。美国一系列的机构,也是今天,高兴极了!今天下午三点半,据我所知,某些组织和某些协会已经全面行动起来,准备好如何支持《香港人权法案》!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个意义要多大有多大!用路德先生说的话:重磅啊!这是重磅中的重磅啊!路德先生说话太可爱了,重磅啊!重磅重磅重磅

(郭先生调整设备)ok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个咱们,咱们现在面临着这个大好形式,我们要抓住,我们要珍惜啊!我们要珍惜,我们还要行动。我们只能高兴今天一晚上。香港很多人还在水深火热之中。十四亿同胞还也处在水深火热的危机之中。我们距明年2020年灭共的时间64号,还要还差一段时间,还有一两百天,争分夺秒啊!我们不能犹豫啊!

所有的兄弟姐妹们,咱们只能高兴一晚上,我们就要开始全面地,再次地传播香港危机的真相。这不是一个让我们现在说可以全民欢呼,兴奋,以为咱们都大赢了,不是的!距离喜马拉雅越近,越危险。距离喜马拉雅的目标越接近越需要我们冷静。只有共产党消失了,新中国,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让中国没有互联网防火墙,让中国人没有恐惧,让中国人真正和世界融为一起的时候才是我们真正高兴的时候。

到那时候,我一定要在纽约,搞个一星期的24小时的大派对,大party!欢迎全世界的战友们,咱们要在中央公园也好,或者在更大的地方。咱们笑、哭、唱、吃、喝、抽,想干啥干啥!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才是我们该庆贺的时候。上天给了我们机会,上天给我们开了无数的方便之门。我们要珍惜这方便之门!我们不能辜负上天对我们的,寄予的希望,和给我们的可以说是任务。我们应该更加努力,更加坚决。

现在,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勇敢地站在一起。千万别争名,千万香港啥事儿,刚刚立了法,咱就说:这是,这是跟我们干的!千万别提这个!那都是笑话。一个美国总统,谁能影响得了!一个美国总统,谁能影响得了!

民意,我们要成为民意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但是我们绝对不能要成为,邀功夸赏,夸夸自我的那种人,绝对不要!

现在跟我们站在一起的美国人,欧洲人。对了,说到欧洲,大家等着,欧洲会有大事儿!放心!就像我告诉大家的一样,欧洲现在,北约都开始准备和共产党,在军事上,技术上脱钩。欧洲也会立法,欧洲也会立法,立香港(和美国)一样的人权保护法案。而且我可以告诉大家,又是郭文贵第一个说的,(关于)香港,欧洲立的法,比美国的法还要严,还要重!

我们要让共产党,跟西方的28亿人口为敌,就叫它人人喊打。再加上我们唤醒的十四亿中国同胞,再加上一部分亚洲的文明国家,全人类70亿人口跟我们站在一起,最后共产党就剩那五六个人是世界的公敌,我就不相信他能赢。

今天我看这个录像的效果很好,是不是?我这在家里的小作坊直播,也挺好哇!是吧?

我看看咱们战友的留言……

蓬佩奥国务卿,副总统彭斯是我们中国人最好的朋友,是我们最好的朋友!还有现在的国家安全顾问埃文斯,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中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这么接近真正的让中国人走向世界,让中国人成为世界上最受尊重的人,从来没有这么接近过。

如果这次中国人得不到这个机会,把握不住这个机会,中国人将成为世界上最不受欢迎的人群,就像你们看到的在海外的小粉红一样。

让子弹飞一会儿,大家要多看看这个电影啊!哈哈!大家要多看看这个电影。

可以说,毫不夸张地说,战友们——如果你们知道与我们站到一起的西方战友都是谁的时候,你们会、真的会很激动!你们真的会非常地激动。这个时间不会太长了,你们会看到的。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得留点儿时间,让我们的战友们去直播。因为很多战友要求,让我一定直播,我就在这嘚吧嘚吧几句,你们就当我抽雪茄抽醉了,好吧!

文贵今晚上还会跟香港的朋友、台湾的朋友、日本的朋友,还会有视频。文贵先在此祝所有的天下人和我们的战友们,感恩节快乐!我们《郭媒体》上本来要做感恩美国的专门的节目。正在制作当中,未来一定会有的。

我们一定要发动一个,在几年前我说的,发动一个『感美节』,感恩美国的节日。当我们干掉了共产党以后,成立了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以后,我最后的、唯一一个和战友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设立一个真正的『感美节』。感恩伟大的美国,感恩我们的彭斯副总统和国务卿蓬佩奥,及卢比奥参议员,南茜-佩洛西议长,伟大的川普总统,以及美国四百多议员和美国人民。

美国绝对是承受着上天的使命,她在拯救人类!这是个伟大的国家。我们要充满了感激和感恩!珍惜这个国家。如果这个地球没有美国,我们这个地球会是什么样?

相信上天!相信我们内心里相信的和我们上天的存在,及上天赋予我们的使命!完成上天给我们的使命!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祝所有的你们和家人感恩节快乐!

我不说让你们吃火鸡了,因为杀生,有助杀生,我就不说了。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一起为全世界人民,香港人民、台湾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和十四亿同胞祈福🙏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的直播就到此为止。

很多战友留言——感恩节快乐!感恩节快乐!谢谢啦!谢谢啦!兄弟姐妹们,爱你们!(飞吻)

文字版:2020年3月28日郭文贵先生谈我们要在疫情中强大,在疫情中生存,在疫情中赚钱,在疫情中成功!

  2020 年 3 月 28 日郭文贵先生谈我们要在疫情中强大,在疫情中生存,在疫情中赚钱,在疫情中成功!                         战友之家听写组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 3 月 28 日文贵在星期六和战友们乱聊直播。亲爱的...